人文学院

逝者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钱穆之子钱逊先生去世:被时代选择的
更新时间:2019-08-26 23:32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钱逊,1933年10月~2019年8月22日。籍贯江苏无锡。钱穆先生之子,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国际儒学联合会副会长。清华园里读经典、清华百年树人文化促进基金项目秘书处、河北清华发展研究院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研究中心总顾问。

  不可否认,钱逊对儒学的喜爱和研究,或多或少都受到他记忆中模糊不清的父亲的影响。

  时间回溯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定居台湾的钱穆,曾在自家客厅为一众学子开班授课十余载,成就一段学林佳线年由清华退休后,同父亲一样孜孜于推广国学,于《论语》用力最勤。 在钱逊眼中,《论语》是传统文化的根基,不但影响了我们民族的精神,还塑造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和情感。 “现在经常讲的民族精神,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儒学所提倡的最根本的人生价值观。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些仁人志士留下的名言,都在说明人要有一定的精神品质,要把精神生命的追求放在第一位。 而这些精神、思想的源头都在《论语》。 ”

  钱穆生前曾致信刚考上北京大学的孙女钱婉约,指导其读《论语》,称该书“涵义甚深,该反求诸己,配合当前所处的世界,逐一思考,则更可深得。 重要当在自己做人上,即一字一句亦可终身受用无穷。 ”钱逊的观点与其父暗合。 他告诉记者: “学《论语》,中心目的是学做人,而非学知识。 其实,一种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遇到问题,人们会重新回到源头发掘一些因素来解决继续发展的问题,比如欧洲的文艺复兴。 现在大家感觉到的社会道德滑坡、功利主义等,部分原因就是我们对经典的学习中断了太长时间,而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从读《论语》入手,从义、群、和、礼、耻五个核心价值来学做人。 ”

  钱逊把自己对《论语》的研究写成《论语浅解》一书。 钱穆则在上世纪60年代著有《论语新解》。 记者问起两书异同,钱逊连连摆手,“哪能跟父亲比。 他的书是积大半生学术功力写就的; 而《浅解》是我刚转到国学时所写,现在还在做很多修订。 ”

  其实,钱逊在《论语》一些篇章的理解上,相比钱穆还是有一些新的阐发。 比如“巧言令色,鲜矣仁”,钱穆认为非真情流露、有目的的巧言令色不是真正的仁,“务求巧言令色以悦人,非我心之真情善意,故曰鲜矣仁。 ”钱逊则认为,“孔子这是从否定的方面来说明什么是仁。 孔子反对花言巧语,说的多做的少,主张言行一致。 ”两人虽都认同“巧言令色,鲜矣仁”,但钱逊却将之拓开,联系到孔子的言行一致思想,是对钱穆理解的延伸和发展。

  对于父亲钱穆,钱逊在采访中极少主动提及。 即使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刻意问起,他也多以“不知道,不了解”作答,甚至干脆沉默以对。 这其实并非回避问题,而正是因为坦诚——他跟父亲相处的时日的确太少了。

  钱逊1933年出生于北平,是家中老三,上有哥哥钱拙、钱行,下有妹妹钱易、钱辉。 当时,钱穆在燕京大学、北京大学等处任教,潜心学术的他难得回家一次,所以很少有时间照顾到他们兄妹。 家中一切事务,均由母亲张一贯料理。

  张一贯出身苏州一富裕家庭,毕业于苏州女子师范学校,是接受了新式教育的新女性。 1929年,28岁的她嫁给了刚刚遭遇子丧妻殁、时年34岁的钱穆,从此顽强地扮演起亦父亦母的角色。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北大等校内迁,钱穆只身随校南下,辗转至云南在西南联大任教。 张一贯则携子女仍留北平,本来准备稍后再伺机西行,与钱穆会合。 未料战事不断扩大,终于未能如愿。 1939年,她带着子女,退回故乡苏州。

  抗战胜利后,钱穆回到家乡无锡,任江南大学文学院院长,终与妻儿团聚。 钱逊回忆说,钱穆大半时间总在书房里看书写作,接待客人。 对于陌生的父亲,子女们更多的是一种敬畏。 “我每次外出,必须经过父亲书房。 我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