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学院

无人机将会变成战争的机器吗
更新时间:2019-09-12 03:40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2002年11月3日夜,在也门境内的马里布沙漠地区,一架美国中央情报局所属的RQ-1A“捕食者”(Pr从高空发射一枚“地狱火”空对地导弹,将包括本·拉登的贴身保镖阿布·哈里在内的6名基地组织成员炸死,无人机的操控者位于数百英里外吉布提的一个秘密指挥部。

  无人机在人类战争史上实施的精准制导攻击,其意义是深远的。它标示着,在科技进步与军事需求的双轮驱动下,无人兵器必将在未来重新涂抹战神的面孔。

  就在这次袭击事件之后,美军看到了无人机具有的战术机动性强,生产维护成本低及作战效费比高等优点,坚定了发展无人机打击全球的决心。据美国华盛顿一家战略思想库布鲁金斯基金会的研究报告显示,在小布什时代率先使用的无人机,后来在奥巴马执政时期迅速扩大了规模。具体而言,奥巴马同意使用无人机发动袭击的次数四倍于小布什,通过“定点清除”,共造成了多达1800名毙命。另据美军新版无人兵器发展路线多亿美元用于无人机的研发与采购,而10年后美国国防部每年用于无人机研发的资金将高达40亿美元。此外,美军还宣称,其海军计划用武装无人机——可能基于X-47B——来取代未来一部分或全部的F-35有人驾驶战斗机。当然,除美国之外,英国、法国、俄罗斯及日本等国军方近年来也在精心实施各种无人兵器发展计划。

  一叶知秋,透过上述无人兵器的发展动向,一幅未来无人战争图景隐隐而现:到那时,与传统战争中有血有肉的战士在有固定边界的前线对阵厮杀不同,代替战士们冲锋在第一线的,也许将是在陆地昂首挺胸、勇敢前进的智能机器人,在空中隐身盘旋、伺机出动的无人战斗机,在海底蛰伏出击、威力无穷的潜水战斗器,在太空巡天遨游、攻防兼备的卫星冷杀手。

  对于这种“战场只见机器兵”的物理战未来图景,今天,之所以还有人不大信服,其根源就在于没有参悟,在各国军方对无人兵器趋之若骛的背后,其实蕴涵着物理战的演进规律,即从军人角度而言,物理战已从体能较量、技能较量,演进到了智能较量阶段。具体而言,无论是体能较量时代的对阵搏击,抑或技能较量时代的阵地厮杀,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军人都深深地与血与火交织的前线战场捆绑在一起,只有当战争进入智能较量时代之后,军人才得以日渐从前线战场走向幕后战场,从操作兵器及从事战争的角色,转向设计兵器及预演战争的角色。

  上述这种变化不仅仅意味着,对大多数军人而言,其将逐渐摆脱战场上的血雨、腥风、严寒、酷暑及恶臭等极端残酷的作战环境。更深刻的含义在于,在无人化战争中,兵器将不再单单是军人体能、技能的延伸,而成为了军人智能的延伸,“剑”与“剑法”得以在战争之前、战场之外合而为一,军事思想越发内嵌入军事技术之中。鉴于无人兵器更多地需要在作战实验室中模拟以检验实际作战效能及人机协同效果,因此,“战争从实验室打响”将成为常态。总之,人类对战争的控制,通过无人兵器的研发、训练及使用,将得以加强。

  当然,伴随着各国对无人兵器的趋之若骛,当战争的面孔幻化为上述这般图景之后,无人战争还将带来更深刻的形而上学问题,波及军事伦理、军备伦理及军人伦理等多个维度。例如,像传统的“人与武器到底谁是战争制胜的主要因素?”之类的命题,也许将被最终消解而归于虚无。试想,人与武器已在一个新的层面上达到了融合,还谈得上什么谁更主要、谁更次要吗?

  再比如军事伦理问题,就无人机技术领跑者的美国而言,对于袭击活动的一些所谓的“特征打击”(signature strike),即根据行为特征锁定不知名的嫌疑人为打击目标,遭到了人们的强烈不满。尽管美国辩称其特征打击也有精确的定位,造成平民伤亡的情况微乎其微。但美国斯坦福大学(Stanf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