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学院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更新时间:2019-08-21 12:04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与能影响苹果股价的灵魂人物乔纳森,Siri业务负责人Bill Stasior,首席芯片架构设计师Gerard Williams III等等职级相比,健康项目负责人安德鲁·特里斯特(Andrew Trister)博士的离开,并没能在海内外科技媒体上掀起大水花。

  一方面围绕iPhone开展的业务依然是苹果的核心,自然更受关注。而且,苹果健康业务近几年一直是铁打的项目、流水的高管,负责人的离开大家也习以为常了。

  离任者对项目内部细节的讳莫如深,加上苹果一贯神神秘秘的信息策略,媒体和外界也很难推断出人事动荡的真实原因。实话说,我们也不打算挑战这种“诛心”的任务。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近些年苹果在健康领域的谋划,除了高层动荡这样的磕磕绊绊,也有着不少高光时刻。最典型的代表,苹果的健康硬件目前已经是智能厂商中最接近医疗应用的存在了。

  今天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也试图切入健康赛道,它们能从苹果健康项目草蛇灰线般的种种细节里学习到什么,或许是一个对所有人都极其重要的事。

  将钟表拨回到2016年,那时几乎头部科技公司,苹果、谷歌、IBM、Facebook,甚至是Uber,都宣称要进军数字医疗领域。

  苹果首席运营官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在台湾的一场活动中公开表示,医疗健康将是苹果未来的发展方向,“想不到还有其他什么产品比它更重要。”

  早在那年之前,苹果已经以AppleWatch为契机积累了一定规模的健康团队。比如2013年任命健康科技公司Masimo公司的首席医疗官迈克尔·奥赖利(MichcalOReilly)出任医学研究和相关技术副总裁,随后又将著名健身教练、Nike公司顾问杰伊·伯拉尼克(Jay Blahnik)收入麾下。这些人才的加入都为后来苹果表问世时推出的的健康应用埋下了良好的伏笔。

  其他招揽的高端医学人才还有斯坦福大学从事儿童健康研究的库马尔(Rajiv Kumar)博士,前杜克大学的研究人员Ricky Bloomfield博士等等。

  资本市场上的动作也屡见不鲜。2016年第3季度收购了个人健康记录初创公司Gliimpse,2017年又将睡眠监测设备制造商Beddit纳入麾下。2018年还收购了一家小型初创公司Tueo Health,该企业开发的一款移动应用可以与商用呼吸传感器配合,帮助管理儿童的哮喘症状。

  对比IBM Watson Health深陷舆论漩涡,相继被爆出大规模裁员、诊断错误、负责人离职等负面;Google health商业化路漫漫,业务重组后多个子项目高管流失;Facebook和Uber Health移动医疗“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小打小闹……总体来说,苹果在健康领域的收获,似乎要饱满许多。

  数据分析公司Thinknum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苹果公司放出的与健康相关的工作岗位数量,从2017年10月的15个增加到了75个。

  至此,苹果在医疗健康人才储备上可谓是兵强马壮,其核心的业务逻辑也更容易被一窥究竟。

  今天来看,苹果健康业务已经形成了一个由个人数据、科研服务、消费市场组成的“铁三角”。

  不夸张地说,个人健康数据是苹果切入医疗的核心支柱,为了将数据优势最大化,苹果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早在2013年,苹果就为“健康功能”注册了专利,此后iOS 8开始,苹果就将Health功能变成系统自带的应用之一,如今的Apple Health已经能够记录运动、睡眠、身体营养等健康信息。与第三方应用开发者合作,苹果还能追踪到葡萄糖水平以及血液酒精含量等医疗级数据。

  2018年,苹果推出了Health Records应用,与全国的电子健康记录EMR系统集成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